招賢納士網

居家在線辦公那些事情

發布于:03-31

   上班工作節奏因新冠疫情蔓延而打亂,很多人不得不居家在線辦公。這種模式是否適合每個員工、每個行業的工作特點,以及居家在線辦公常態化是否帶來更高效的產出還存在疑問。辦公場景的遷移在技術發展之下越來越具備可行性:企業微信、釘釘等各類遠程工作協作工具、即時通訊軟件的發展讓線上辦公的條件越來越成熟。其次,通勤時間與工作幸福感之間被證明存在聯系,漫長的通勤不利于工作的幸福感獲得。在家辦公省去了通勤時間,減少通勤也就意味著增加工作幸福。


在線辦公的默會知識管理
相比于面對面、互動式的交流,僅僅通過屏幕的在線溝通,信息傳遞有限、信息傳遞不暢等問題明顯,除此之外,居家在線辦公天然的一大缺陷是缺少默會知識的產生環境,信息互動增生有限。

   在工作場景中,除了以聲音、語言和文字等顯性方式呈現出的信息和知識以外,更多的“默會知識”是通過“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隱性方式表現。這些緘默的知識只有身處在實際的工作場景中,以觀察和模仿的方式獲得。正如線上網絡教育的發展終究不能完全替代老師的耳提面命,居家在線辦公的方式也終究難以替代傳統辦公場所中溝通交流、想法碰撞。在線辦公中默會知識產生條件的缺乏,意味著創新的軟環境基礎薄弱,特別是對于需要思維碰撞的創造性工作。


居家工作的績效管理

居家辦公最直接要面臨的問題是對員工的工作績效考核難以清晰把控。居家辦公意味著對員工的基本管理手段,如考勤、工作時間、工作紀律等方面都不再起作用。除此之外,對員工產出的績效衡量缺少先例,工作匯報、提交工作成果形式、薪資待遇等也會有變化。這一方面隱含著員工與企業的矛盾。例如,企業私自“調薪”的做法會引起員工不滿,一些企業以疫情期間居家辦工工作量不飽和、員工不打卡等為由,取消了績效、全勤和各種補貼。



工作和生活的界限模糊


   居家辦公雖然可以靈活變動,但也不可避免讓工作入侵了生活,這意味著工作與生活的界限模糊。員工難以接受的是在家辦公沒有了上下班的時間界限,很多工作以任務完成為準,也因此上班時間會因為工作任務未完成而延長。

   除此之外,生活也會妨礙工作。獨自在家辦公的壓力與焦慮更重,在家意味著沒有獨立的工作空間,而家也并不是合適的工作場所,更多分神的事使得難以集中注意力,工作效率降低,工作拖延嚴重。


聲明:本站部分內容來源于網絡,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版權歸原作者所有,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閱讀 496
911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