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賢納士網

四塊糖的領導力

發布于:08-19

故事說的是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在任校長時,有一次在校園里偶然看到王友同學用小石塊砸別人,便當即制止了他,并令他放學后,到校長室談話。

放學后,王友來到校長室準備挨罵。

可一見面,陶行知卻掏出一塊糖給他說:“這獎給你,因為你按時到這里來,而我卻遲到了”。王友猶豫間接過糖,陶行知又掏出一塊糖放到他手里說:“這塊糖又是獎給你的,因為我教訓你不要砸人時,你馬上不砸了?!蓖跤殉泽@地瞪大眼睛,陶行知又掏出第三塊糖給王友:“我調查過了,你用小石塊砸那個同學,是因為他不守游戲規則,欺負女同學?!蓖跤蚜⒓锤袆拥昧髦鴾I說自己不該砸同學。陶行知滿意地笑了,掏出第四塊糖遞過去說:“為你正確認識自己錯誤,再獎勵你一塊!我的糖發完了?!?br />
領導力來自權力?來自公心?

閱罷,我沉默凝神良久,而內心卻是熱血翻涌。

一方面,也曾為童師的我,萬分感嘆與無比欽佩前輩大師陶行知對于教育的高境界與大智慧;另一方面,也由此對我們所謂“成年人”的管理,浮想聯翩,豁然開朗。

我們過去都說“管理出效益”。這兩年,它被另一個更時髦的詞代替,那就是“領導力”。不錯,領導力既是管理的核心,又是管理的升華。甚至由此,很多人都特意強調“領導”與“管理”的不同。

但是領導力是什么?有效的領導力又是什么?很多人都知道:是影響力。

那么,影響力又從何處來呢?

有的人立即想到了“權力”,談任何事都最關心“誰拍板”。有的人立即想到了“是非”,認為只要自己一心為公、自恃揚善,便不怕鬼叫門。

但我覺得都不對。

動輒將領導等同于權力者,是魯莽而膚淺的。否則,我們就無法解釋為什么希特勒橫掃歐洲,卻迅速亡國。迷信權力,只會讓人走向崩潰,包括他的事業,及他本人。堅信領導來自于正義者,則是簡單與幼稚的。古今中外歷次應運而生的變革卻大都最后夭折,早已證明:內容往往不如方式更能決定事物最終的成敗。比如北宋王安石。因為公心不一定就會帶動公心,而帶不動公心則就必然走向公心的反面。

而陶先生這一經典故事,則一舉點破了我原先內心只是朦朧混沌的一個想法:“領導力的精要,是誘導……”

人,無法用理智由衷改變

人性的另一特征,便是“非理性”。人是感情的動物,人們對事物的判斷絕大多數是依據感情,而非道理。而能始終理性的人易成大事,正反證了多數人本能的非理性。因此,在當今,民粹主義越來越容易利用所謂民主機制大行其道。也因此,人們從理性上在看重你在上面做什么的時候,更從感性上看重你做事(不管是什么事)的方式。君不見,當今西方民主選舉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下到基層無休止地握手拜票,而無需多說任何所謂主張。因為,對于多數人,受到尊重的心靈快慰,遠重于對是非曲直的判斷。

特別是作為領導,更應該明白:你所轄的部下對于是非曲直自有獨立的判斷,既不需要你去告訴他們什么是對的,你也幾乎無法去從是非層面上改變他們的原有判斷,只不過他們隱藏于心不表露出來罷了。如果領導者敢于蔑視部下的智力,那他自己就是十足的弱智。

那么,作為領導者能做的、應做的是什么?就是誘導,利用人性去誘導。

都是誘導出來的

回到陶先生的案例,我們看到陶先生自始至終都沒有指出過那個孩子一丁點錯誤,反而一次又一次地夸獎他,就是利用了人性中“以自我為上”——原來我居然會有這么多值得自豪的優點!而當這些本性獲得出乎意料地滿足時,他們就會失去理智地迎合對方、懺悔自己。

應該說,他對自己錯誤的認識,完全來自自己的智力與判斷力,與陶行知無關;但他對自己錯誤毫無保留地懺悔表達,則完全是情緒至上被陶行知誘導的結果!

而正是這種基于人性需求而被誘導出來的、發自內心的認知,對他的影響力才是最巨大、最持久、最深遠的!


聲明:本站部分內容來源于網絡,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版權歸原作者所有,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閱讀 239
911毛片